作登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

作登门户网站>军事 >你认识老兵宋勇吗?
查看: 1781|回复: 0

你认识老兵宋勇吗?

发表于 2019-10-29 17:22:44

宋勇三剑客

文/宋勇地图/大唐

不久前,我碰巧在《今日头条》上看到一则新闻,立刻被内容吸引住了。

文章说,陕西省退伍军人事务办公室的研究小组及其小组于8月15日前往西乡县开展研究工作。他还看望和征集了退役军人张吉林,鼓励他勇敢地面对困难,保持乐观的生活态度,照顾好自己,并为退役军人送去了关怀和援助资金~

让我兴奋的不是别的,而是其中提到的英雄,张吉林,是我的战友。当我在军队的时候,我和他在一个营里。

多年来,他一直因病生活困难。在各级离退休部门的关心和帮助下,他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同时也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和战胜疾病的信心。

突然,我的脑海里充满了想法,我回到了几十年前。

就在8月1日,我还收到西乡县退伍军人事务局的邀请,邀请我参加7月30日晚举行的“西乡县军民庆祝建军92周年晚会”。当我收到邀请的那一刻,我,一个已经退休近40年的老兵,被深深地感动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1979年12月3日,我在西乡县的农村插队时,穿上了绿色军装,戴着皮帽、大脚趾鞋,胸前戴着大大的红花。(下图)在汉中父母的劝诫声和西乡县相关部门的锣鼓声中,他们满怀激情、激动和自豪地登上了开往西部的火车。

一路上,车外的景色逐渐从黄色和绿色变成黄色,直到最后变成戈壁沙漠特有的一种灰褐色。

那年的十月,西乡,山清水秀,享受着凉爽的秋天。在丰收的田野里,齐飞既忙碌又快乐。在收获的那天,征兵工作开始了。怀着对绿色军营的渴望和对解放军的钦佩,我毅然报名入伍。经过一系列严格的体检和政治检查,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我的梦想实现了,我进入了一支特种部队。

那时,我还年轻,对穿绿色军装抱有很高的期望。现在我认为当时士兵们真的很渴望参军。那天,我在走廊里排队等候体检。突然,我看见有人在喝醋。我很好奇,问他们:“你为什么喝醋?”他们说:“你可以降低血压。如果你的血压高,不要当兵!”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有点紧张,因为我不知道我的血压是多少,而且我以前从未测量过。另外,我刚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的情绪会波动,所以我的血压可能会更高。

所以,我很快去了外面的国营商店(当时几乎没有私营商店),想买些醋喝,但是我手里没有装醋的容器。我该怎么办?我告诉销售员我的情况。这位销售人员非常友好。她从柜台下拿出碗,在醋罐里放了一点醋到碗里让我喝。她对我说一点醋是不收费的。当时,我非常感动,严肃地对她说:谢谢!后来,我去了西乡看这个地方,它早就变了。

啊,戈壁沙漠,我来了!面对无边无际的戈壁,看着它浩瀚无边的距离,面对刺骨的寒风,想着即将到来的军营生活,这个第一次走出大山和盆地的汉中宝贝,感受到了一种神奇而激动的英雄主义,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做一名好的警卫士兵!

有人曾经问我,你对当兵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或者最难忘的感觉是什么?

我说有很多,最难忘的一定是兄弟同志;我最大的感受是半夜被叫去放哨的感觉。所以,我想到了另一个战友...

1980年11月的一天,在甘肃省天水市,寒风呼啸,夹杂着雪花飞舞,天气异常寒冷。我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院子里看到一个匆忙的小男孩,看起来有13或4岁。我想我最多只能上初中一年级,一路走来跑去,不时回头看,看起来很慌张。

穿过街道和小巷后,他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武装部的门口,再次回头,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带着严肃的表情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武装部征兵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两个士兵,大约30岁,红色五星红领章,很精神的样子!

“我能为你做什么,小朋友?”两个士兵微笑着问刚刚进来的男孩。

“我报名参军了!”这孩子有一张无法掩饰的稚气的脸,但他的眼睛充满了坚毅!

两个士兵很高兴:“你多大了?”

“我已经18岁了!”小男孩踮起脚尖,抬起头,回答道!

两个士兵大笑起来:“你会带枪吗?”

“我可以拿着它,我可以在家里做任何事情!”面对两个士兵的笑声,孩子生气地说,并拿出了他的账簿。

两个士兵看了看,啊,真的是十八岁了!就这样,他终于在报纸上出了名,随后的体检和检查进展顺利。

这小子是我的战友张百顺。

他真是个圆滑的人!(下)

新兵连训练场,队列训练正在进行中。虽然现在是冬天,但田野充满了热情。

经过几天的训练,白顺感到腰酸背痛,晚上睡得又香又香,睡觉时还和孩子们捉迷藏,玩又玩,嗯?为什么所有的孩子都不见了?这时,军号突然响起,起来!白顺的梦结束了。

“今天的逐步训练从分解动作开始”。“一个!”,班长喊了口令,百顺抬起左腿,精神抖擞。但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左右摇晃,左右摇晃...看到他不能再坚持下去了,他的左脚即将落地,班长终于喊了一声“两个!”但是这个“秒”的时间更长,大约十秒钟已经过去了,监视器仍然没有给出密码。

我想我必须坚持我最好的祝愿。我不能用右脚落地,但我真的不能。我的脚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地上。

"抬起你的右腿,伸直你的腿!"班长厉声喊道,白顺迅速抬起右腿。

晚上晚饭后,白顺变得越来越难过,因为她想:这不仅仅是散步吗?当这么多人面对我。

就在他快要哭的时候,班长走过来说:“白顺,来吧,我们去散步。”

沿着操场,班长边走边问:“我今天批评了你,你生我的气了吗?”

最好的想法是:明知故问!但是他嘴里说,“不,我没有生气。”

班长笑着说:“白顺,如果你在新公司训练不好,进不了旧公司,你会受到更多的批评。”白顺一句话也没说。班长接着问:“你看起来很年轻,不是18岁吗?”白顺突然感到一阵激灵:“我18岁了,但我只是看着变得年轻一点……”(虽然我很年轻,但我对重大问题并不困惑。)

班长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你是军人,你就必须准备好吃苦。”

新兵的训练结束了,白顺已经离开了老公司。

那一天,早春,戈壁沙漠阳光明媚,天空蔚蓝,没有一丝云彩。第二连的全体干部和士兵列队热烈欢迎新同志。我们班迎来了一位年轻的战友,他天真烂漫。虽然他很小,但他很强壮,精力充沛,喜气洋洋,充满青春气息。

他是张百顺。

在晚上的班会上,班长指派老兵去接新兵,并让我接张百顺。从明天开始,我和他将放哨,一周后,他将独自值班。

虽然白顺看起来像个孩子,但他内心非常勇敢、聪明和体贴。我第一次带他去夜班岗哨的那晚是一个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晚。天非常黑,哨兵在这样的夜晚会特别警惕。我们站在岗哨上,看着四面八方,听着四面八方,生怕犯错误。我可以看出白顺既紧张又兴奋,不停地问我问题。

当时,他问了很多问题,现在我想起来,我觉得也很好。例如,他曾经问我:探照灯照射时是否暴露了哨兵自己的位置?当我们交出哨兵时,我们会询问并回答密码。如果距离很远,声音会很大,这可能不是保密的。但是如果距离很近而且不安全,我们该怎么办?(当哨兵询问并回答密码时,他们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这一招是个蛋形的东西。虽然关于他的年龄还有许多问题,但我无法回答。

后来,我听到白顺告诉我他第一次独自在夜班哨兵上工作。那天大约半夜两点钟,他睡得很香,梦见回到了家乡。他正在和孩子们聊天。他的嘴还在梦里说话(后来值班长告诉我)...突然有人摇醒了他。在困惑中,他说不要出声,他的眼睛没有睁开,他睡着了。然而,其他人又一次震撼了他。他喊道:“谁?”但是在他的声音被听到之前,他被捂住了嘴~只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不要喊,全班都在睡觉,起来看着!白顺醒了。原来班长叫他起床去放哨...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第一次独自上夜班的情景。我也很紧张和兴奋,因为那时我还是第一次有点害怕。我模模糊糊地记得柱子周围一片寂静,仿佛能听到一根针掉了下来,吹在我耳边的微风似乎在对我说:"集中精神,不要粗心!"我情绪高昂,眼睛明亮,来回巡逻,就像夜猫子一样……晚上,保安的目标清晰可见,目标旁边的物体、树木和道路都在眼前。天空中,一片乌云缓缓飘散,仿佛在提醒我,夜越黑,我就越警觉!

此外,他后来工作非常努力。虽然其他人很小,但他们在站岗、训练、家务管理等方面从不落后。1982年夏天的一天,我听到其他同志在谈论他。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偷偷从父母那里偷了他家的账簿,假装是他哥哥的名字去参军。当时,他还不到14岁。听说他后,我非常钦佩他,因为我比他大七岁,但在某些方面我无法和他相比。(我听说白顺退役后在一个单位当了多年经理。)

对我来说,军营里仍然有许多新鲜的记忆。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清楚地记得过去。

然而,我印象最深的是哨兵的职责。当值长把你从沉睡中唤醒,并叫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很难用语言来表达这种味道。面对动摇你的班长,不管平时关系有多好,在那一刻,你肯定会觉得他很烦人,很想踢他。然而,如果你想考虑一下,起床穿衣的动作是快速而明确的。

当你来到岗位的时候,尤其是冬天,冷到一边,关键是困,困真的不行(一种很不舒服,很难的感觉),有时候眼皮会不由自主地合上,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狠狠掐自己一下,如果还是不能原地跑,直到清醒为止...

在一个下雪的夜晚,我们装备了实弹,戴着皮帽和面具,还有一个特殊的鼻护(我忘了名字?),毛皮大衣和大头鞋,还有另一种专用于护膝、身体的毛毡,整张脸是两只眼睛,一个哨兵下来,眉毛和睫毛都是白色的,上面都是霜。在那些日子里,我做了一个梦,也就是说,从部队回家后,我会睡个好觉,然后自然醒来,没有人会在半夜叫醒你!

1983年初,我们的大部分士兵(其中一小部分留在军队,成为职业士兵)脱下制服,带着一种不情愿的心情离开了军队。回到家乡后,一些同志回到了农村,一些去了企业,一些去了政府机关和机构。无论是在广阔的世界里修地球,耕作,在工厂和企业里流汗,努力工作和抱怨,还是在政府机关和机构里认真工作,我们都非常努力,从不松懈!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一直记得我们穿军装的样子。在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里,我们通过用一个声音表达我们温暖的血液和情感,通过默默无闻和不侮辱我们的使命,为祖国的核盾做出了小小的贡献。在服役期间,他不仅没有犯任何错误,而且他的许多同志也为此立下了功勋并获得了奖励,因此他感到非常荣幸!

回首那一年,我怀念和感慨!今天,虽然我们平凡、平凡甚至卑微,但我们珍惜荣誉,牢记第一颗心,始终保持着参加退役士兵考试的最低成就和尊严。生活无论有多艰难。我们也在诚实劳动的基础上生活和站立。

在斗争中,战友们,无论是独一无二时代的引领潮流者,还是平凡工作中的艰苦奋斗者,都始终脚踏实地,保持着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他们没有弄脏以前的绿色军装,也没有羞辱退伍军人。

[编者按]这篇文章的主要人物也是作者。他是一个普通的老兵,也是三剑客的粉丝。他多次与我们联系,希望写下自己的经历,不仅是为了回忆几十年前的军事生活,也是为了表达他在过去两年中真正感受到的本组织的关心和关怀。他的话是真诚的,他的友谊是真诚的。今天,老兵们已经老了,但是他们的心仍然是一样的,他们深深地依恋着军事情报。我祝他和他的同志们身体健康!

返回顶部